2011年10月28日 星期五

燈光設計 李俊傑


採訪-方梓碩、鄧旭倫
撰稿-鄧旭倫

燈光設計李俊傑,劇場設計學系研究所三年級。
李俊傑大學時代讀機械系,在劇場工作已經十年上下,在劇場界算是小有名氣的燈光設計,參與過大大小小的製作。《海鷗》為李俊傑的畢業製作。


這次《海鷗》製作群和以往學期製作不同的是,以往製作群都以老師為班底,李俊傑雖為碩士班學生,但以特邀藝術家的身分加入製作群添予學期製作不一樣的風景。

燈光設計說這次製作比較困難的地方在於寫實的處理,因為舞台為三面舞台,很容易被看出寫實的破綻。舉例來說,戶外的陽光要模擬於劇場應是為同一光源,如果不同光源,光影會複雜交錯,變為不寫實。在劇場因為設備、技術和經費諸多考量,此處有障礙。二例,舞台深至觀眾席,和一般鏡框式舞台聚焦觀看演出不同,觀眾座位的幅度被拉開了許多,不同座位所觀看的視角之於演員的面光有忒大的差異,於是燈光的問題出現了:如何擬寫實。給予燈光設計挑戰也有充分發揮的空間。

《海鷗》和校外劇團製作、環境不同,學校經費大抵足夠,學生多數夠用,設備也相當齊全,大多概念與想法在實行時不受限制,可以充分表現。而以學生身分加入學期製作,和老師雖有磨合,但期間有很多的學習,獲得很多經驗。

談及劇本,李俊傑說剛讀得時候有些沉悶,但越是深入了解解剖劇情與角色的變化,越是沉吟出味道。《海鷗》是人生的縮影,理想與現實的間距拿捏難處,總是讓每一個人艱鉅的面對。關於每一個夢想與實際的差異,燈光也有空間涉入傳達想法。於是寫實戲便為不只是照顧好演員面光、處理日常光影等細節。在角色多變的陳述內在狀態時,亦可以加入非寫實的處理。

有兩處特別想做出來的效果,一是特列夫後段的獨白,在室內空間加入樹影,增加戲劇張力。二是在其中一幕做出日升日落的效果,讓觀眾顯著看出時間的變化。

李俊傑說:「每一個劇場人多多少少都會面臨妮娜的難題。」我們在精進技藝、強壯自我的過程會面對種種現實的磨難,如何去度過?劇中角色也許是個參照,盼望我們都可以透過《海鷗》找到出口。

3 則留言: